A手机社区
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以房理财”刑事案后:“有房之人”由“富人”仲裁

东方财富网 2020-07-22 22:55:00

封学伟没想到会在仲裁庭找到三个证人来证明整件事是个陷阱,但她还是输了。国务院法制办外事司前副司长发现,败诉后,她将面临房子被拿走的风险。她认为是她20多年前大力支持的仲裁制度导致了她的失败。

“这种仲裁制度存在问题。在一个已经被刑事立案的‘陷阱’里,作为一个受害者,我们已经提供了这么多证据,包括一个证人,你应该停止。”封学伟告诉中国商业新闻,多达100人和她一起被骗。

几年前,在业务员的日常督促和劝说下,封学伟成为北京李和姬敏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李和姬敏”)的投资人。该公司从事“为老年人提供住房”和“对接产权”等理财产品。像许多其他人一样,这被证明是一个骗局。李鹤民的法定代表人何宁等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但故事并未结束。

在刑事诉讼过程中,由于《抵押贷款合同》中的纠纷解决条款,投资者提交了房地产抵押仲裁,并要求返还款项。因此,封学伟夫妇面临着双重困境:如果被骗的钱不归还,他们自己的房子将在仲裁后丢失。

据其统计,仅在这种情况下,就有131人报案。封学伟等人认为“惯例”是在格式化的合同和整体模型中设计的,这也是其刑事犯罪的关键。然而,一些担任过法官的仲裁员并不认为该案件已被刑事立案,也不调查投资者与人民利益之间的“秘密协议”和“主协议”问题。“这只是一个高效且零散的案件,给受害者带来了二次伤害,这种伤害是巨大的。”封学伟说。

史静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浩认为,由于很多人受到欺骗,公安机关已经立案调查,当事人可以先向法院申请拒绝执行仲裁裁决。

签署合同的“15分钟”

2017年初,封学伟开始接触人民的利益。在她记忆中,这家公司的宣传运作没有问题。“住房养老和产权对接的全过程是透明的。对于那些投资于非专业研究的人来说,这些宣传似乎在他们的商业模式中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封学伟说。

此外,销售员知望坚持打电话和“做很多介绍”。两年后,即2019年3月,封学伟视察了该公司,并初步同意了该项目。这名业务员告诉封学伟,她抵押房产后,李赫民向银行或个人借钱,借给需要短期用钱的企业,并要求对方抵押房产,即使对方违约,也有保险。“如果这样做了,风险就不大了。”。

据宣传资料显示,力合民成立于2009年,是“中国第一家阳光民间借贷服务机构”。它是集项目融资、贷款担保、短期预付资本、资产管理、投资咨询和金融创新服务于一体的集团金融服务机构,是一家资本中介机构。

根据田燕的数据,李和·姬敏是在2009年注册的。它最初是一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经过几次变动,2015年,何宁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名称变更为北京李和姬敏投资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变更为投资管理和资产管理。

达成投资意向后,给投资者带来了高。首先与高签订了抵押贷款合同。封学伟表示,在李合民设计的格式合同中,她是一名房地产抵押借款人,贷款期限为一个月,通过李合民员工中介(财务总监陈璐)账户向投资者支付1.5%的月利息。

和高以前并不认识。在惠民会议室,要求业务员写合同要准确,说资金是投资人通过她的账户投资的,高是惠民给的利息。王志泽表示,公司设计的格式合同不能修改,双方的时间都不好,公司保证支付利息是为了人民的利益。

封学伟表示,不允许修改这份合同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投资利合民的投资和财务管理。”李贺民并没有同时给出所有的合同。后续李和民与我有一个投资咨询服务协议。我想我可以在这份合同中做一个补充说明,但是效果不好。”签订合同后,封学伟没有拿到合同文本。

封学伟在接受《中国商业新闻》采访时表示,当时她太粗心了,认为投资合同和财务管理协议还在,有些问题可以稍后再补充。大约15分钟,在销售员的催促下,双方签署了合同。封学伟没有得到足够的时间来分析合同或找专业律师来评估合同。

之后,封学伟认为,事实上,投资者的利息是按照与投资者签订的《投资咨询服务协议》支付的,她与投资者之间的《抵押贷款合同》中写的“封学伟支付投资者的利息”是虚假信息。未向李鹤鸣、(李鹤鸣的财务总监)或高支付利息,而高4月至6月的利息由李鹤鸣的其他三名员工(而非)支付。"李和·姬敏设计了这样一个“抵押贷款合同”,这实际上构成了合同欺诈."封学伟说。

接着,贷款人高某打电话给封学伟,要求560万元。在李鹤鸣的业务员知望的陪同下,封学伟立即将所有款项转入李鹤鸣董事长何宁的个人账户。

在签订合同后的三个月里,封学伟得到了利息。2019年7月,李和开始欠利息。此后,尽管做出了还款承诺,但并未兑现。也是在欠了利息之后,高联系了商量如何解决这件事。封学伟曾询问有关违约的情况,这笔钱是如何使用的,但没有得到具体的解释。“他们说他们正在融资,并向我承诺在9月10日前支付所欠利息。”封学伟说。

封学伟认为,李贺民以非法集资诈骗为目的,诱骗其将投资者高某的投资款作为第三方进行抵押,但并未实施销售宣传中所提及的“产权对接”的运作模式,即将高某的房地产抵押投资款借给李贺民寻找的真正从事生产经营的借款企业,并要求该企业将该房地产抵押给最后一个以房地产抵押贷款进行投资的贷款人高某。

2019年9月下旬,许多客户报案。9月27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调查。2019年10月,何宁主席和其他人被捕。此后,高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在仲裁审判中,封学伟很少找到三名证人,希望证明目前的仲裁内容与一起“以房养老”的诈骗案有牵连,该案已被立案,另一起类似案件的仲裁程序已经中止,因此该案也应中止。

更直接地说,各种证据表明,在投资者和人民的利益之间有一种“秘密协议”。该协议在整个事件中扮演着“主协议”的角色。其构成逻辑是:投资者借钱给人民,而人民的利益欺骗了封学伟的房子,充当了抵押品。

多协议组合“例程”

但是,直到最后,仲裁员似乎并不关心这一证据,也不愿听取的陈述,作出了支持高的裁决。“最后,我根本没有听我们和证人的话,也没有足够的推理。甚至连仲裁人似乎也根本不关心这个刑事案件。”

多年前,封学伟在担任国务院法制办外事司副司长时,就力促中国仲裁制度和对外交流的建设。她认为,当时这种处理争端的机制符合国际标准,而且方便有效。然而,许多年后,当她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组织回来担任了9年的国际贸易律师时,仲裁制度和投资企业的诚信都让她感到奇怪——她的房子和投资显然处于完全失败的状态。

同样,在销售员的长期推动下,吴鹏(化名)被引进参与惠民工程。事故发生后,吴鹏发现,此次“逐户理财”的很多合同包括他与投资者之间的《抵押贷款合同》、他与投资者之间签订的《投资咨询服务协议》以及投资者与投资者之间签订的《债务收购协议》等。

2019年7月17日,吴鹏首次与借款人赵某某签订《抵押贷款合同》。本合同中,甲方吴鹏为借款人(抵押人),乙方赵某某为贷款人(抵押权人)。双方委托李鹤民作为中介,提供咨询管理、资金划拨和中介服务。

合同中借款的目的是资金周转,本金金额为300万元,月利率为本金的2%,贷款期限为一个月。合同末尾规定,双方之间与本协议有关的所有争议应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

2019年7月24日,在吴鹏与李鹤民签订的《投资咨询服务协议》中,甲方吴鹏使用了300万元人民币作为委托贷款准备金。委托贷款投资和委托服务期限为12个月。通过借贷投资的方式,乙方(受托人)将为甲方推荐合格的借款人,并按预期年收入的6%计算甲方的投资收入,预期收入为15000元/月。

赵投资咨询服务协议于2019年7月12日签订。甲方赵某某、乙方为民造福,甲方提取委托贷款准备金194万元,服务期12个月。与吴鹏投资咨询服务协议不同,赵的合同是指抵押贷款投资的方式。乙方为甲方推荐一名有抵押担保或质押担保的合格借款人,投资收益按预期年收入的5%计算,预期收入为8083元/月。

赵某在《抵押贷款合同》中向四人贷款人民币300万元,赵某仅出资人民币194万元,其余分别由另外两人转让。2019年7月17日,王某某汇款100万元,吴鹏同日划入何宁账户。随后,7月24日,赵某某向吴鹏账户汇款194万元,惠民财务总监陈璐汇款6万元。同一天,吴鹏又向何宁转移了200万元。

2019年8月9日,甲方债权人赵某某还与乙方收购人李和·姬敏签订了《债务收购协议》。本债权取得协议表明,甲方赵谋谋拥有债务人吴鹏的合法债权,债权金额为194万元,债权期限自2019年7月24日起,但未约定期限。债权到期后,债务人不能履行还款义务,且赵某某与李鹤民签订的投资服务合同到期,需要资金,李鹤民同意购买。

2019年7月17日,王某某与李和姬敏签署了《债务收购协议》。本协议的主要内容与上述赵某某与李鹤民的债务收购协议一致。王某某的《债权取得协议》载明其在吴鹏拥有50万元的债权,债权期限自2019年7月17日起,期限未写。

王某某汇给吴鹏的100万元中,有50万元来自宋某某。此外,2019年7月17日,宋谋谋与李和姬敏签署了《债权收购协议》,该协议与前述《债权收购协议》一致,该协议称宋谋谋在吴鹏拥有50万元的债权。

吴鹏于2019年8月收到利息,但他发现贷记利息的账户是陈璐,与当时汇给他的账户一致。吴鹏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他要求人们取消合同。2019年9月,一名自称是赵丈夫的男子来到吴鹏家,要求他还钱。

2019年10月,赵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根据赵申请仲裁的情况,仲裁依据是双方于2019年7月17日签订的《抵押贷款合同》。双方如有争议,应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赵某某要求被申请人吴鹏偿还贷款本金294万元、利息及违约金。

仲裁被称为“二次伤害”

章昊(化名)的仲裁已经败诉。在章昊的仲裁中,申请人是章昊律师宋祖儿·王晓亮,他告诉《中国商报》,陈璐于2019年11月被警方逮捕。章昊已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

2017年底,在朋友的介绍下,章昊认识了一个让人们受益的推销员。这位推销员在章昊宣传了一项以房代赈的计划,他需要抵押房子才能获得贷款。但是,章昊的房子已经抵押了,销售员说,李和·姬敏可以协调并帮助找到一家贷款公司进行抵押并获得贷款,然后进行财务管理。

2018年1月10日,章昊与李河民签订《投资咨询服务协议》,协议约定章昊购买理财产品,本金353万元,年利率5%,一年后到期。2019年1月28日,李和姬敏未能按期偿还上述金融本息,与章昊签署的《付款计划》显示,由于自身原因,其未能按期偿还《投资咨询服务协议》中的金融本金、利息及罚息353万元。双方就新的还款协议达成一致,李和·姬敏承诺在2019年2月15日前由财务部一次性结清欠款。然而,它仍然没有偿还贷款。此后,章昊多次找到何宁催他还贷,何宁通过他的个人银行账户向章昊转账50万元。

2019年3月6日,陈璐向章昊转账80万元。章昊说,前一天,何宁告诉他,他可以还钱。章昊到达李鹤民的办公室后,遇到了宋祖儿。最后,何宁答应安排财务官陈璐当晚偿还80万元,其余的第二天就还清了。

2019年3月7日,李和姬敏的经理刘若琛告诉章昊,他需要与李和·姬敏合作,与财务总监陈璐签订一些手续,然后才能偿还贷款。章昊与李鹤民签订了承诺书及抵押贷款合同。最终,章昊只拿到了承诺书,承诺书中规定,为了偿还欠款,章昊需要配合签订《抵押贷款合同》,同时也同意章昊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章昊和陈璐签署了抵押贷款合同。同日,陈璐向章昊转账人民币2,516,957.06元,并附言“还钱”。

2019年10月10日,章昊接到陈璐的电话,要求他还钱。2019年10月22日,陈璐根据《抵押贷款合同》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根据北京仲裁委员会的裁决,申请人陈璐称,2019年3月7日,陈璐与被申请人章昊签订了《抵押贷款合同》,约定章昊向陈璐借款345万元,仲裁请求为章昊将345万元本金连同利息和违约金返还陈璐。除了陈璐的80万元外,还有8位共同出资者,345万元将在两天内支付。八名投资者之一是宋祖儿·c·的律师吴丹红

章昊认为,《抵押合同》是一份虚假合同,被告为了收回金融本金和利息损失,被迫以人民的利益为重签订该合同。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六条,“行为人和相对人以虚假意思表示事实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可以认定上述合同无效。即使抵押贷款合同有效,根据承诺书,其相关责任与被申请人无关,应由受益的人承担。被申请人还称未收到申请人的345万元贷款,申请人应出示相应的转账凭证。

根据裁决,仲裁庭认定,除何宁于2019年2月28日向被申请人支付50万元人民币外,未向被申请人支付剩余金额、利息和违约金。2019年3月7日,案外人朱某等人共向申请人转让人民币265万元,申请人随后向被申请人转让人民币2516957.06元。至于不同之处,根据申请人在庭审中的陈述,这是因为何宁这个局外人之前已经向被告支付了部分款项。

至于借款人是章昊还是惠民,申请人在庭审中表示,惠民欠章昊的钱不是惠民还的,而是陈璐等人员还的,但陈璐本人并不知道这笔钱是用来还贷的。

章昊回复称,陈璐向他转账是为了造福人民,并要求陈璐还钱,2019年3月7日转账时附有“还钱”证明,这笔钱不是贷款,并有与人民签署的承诺书。后来,在章昊申请撤销仲裁的材料中,有一段记录是2019年3月7日,陈璐计算了相关的资金。章昊认为,陈璐在2019年3月6日和2019年3月7日明确指示转账按照还款计划偿还李鹤民欠他的款项,陈璐与他之间没有贷款。

还钱的“两种解释”

仲裁庭指出,“还钱”的附言,结合章昊的其他证据,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如果将“还钱”理解为陈璐向章昊给付利益,即陈璐与李鹤民之间有清偿的共识,但本案中没有补强证据证明和支持上述解释;另一种解释是“还钱”的附言是贿赂目的的记录(实际的还钱目的是双方一致认可的),陈璐最终收回款项的方式是以惠民还章昊,即《惠民承诺书》中与章昊的安排。但是,陈璐没有签署承诺书,也没有参与,所以陈璐仍然可以要求章昊偿还抵押合同项下的债务。

仲裁庭认为,陈璐贷出的资金并非出于中国政府对人民的利益,陈璐贷出资金是客观事实,章昊是宋祖儿的借款人,虽然章昊提交了相关证据对此表示异议,但章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陈璐与李鹤民之间存在借款协议。 或者章昊同意经陈璐同意将其债务转让给李鹤民,或者陈璐同意或同意李鹤民代表章昊向陈璐清偿债务,或者陈露与章昊在本案中签订了虚假的合同。 即使陈露有一个“承诺书”,这个承诺当然不会约束宋祖儿。在这种情况下的合同(抵押价格合同)是真实有效的。

仲裁庭认为,鉴于一致认可陈璐向章昊实际转让人民币3,316,957.06元及合同约定的还款时间,章昊应偿还本金。还进行了仲裁,要求章昊向宋祖儿支付利息和违约赔偿金

章昊律师王晓亮表示,关于《抵押贷款合同》是否成立、有效、全面实施,李和·姬敏是《抵押贷款合同》的中间人。章昊和陈鲁英都表示有意借或贷。章昊提供了相关证据证明章昊有意要钱,但陈璐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她有意借钱给李和·姬敏。陈露与章昊签署抵押贷款合同的原因是为了造福人民和代表公司。

王晓亮声称,陈璐转给他的银行账户由人民控制和管理。获奖后,章昊通过调查获得了其他证据。有一段陈璐与受益于人民的客户谈话的录音。在这段录音中,陈璐提到该员工的银行卡被交给公司使用。

王晓亮还表示,即使《抵押贷款合同》有效,也不能用“还钱”的附言来解释陈璐转让人民币2,516,957.06元的情况。如果仲裁员想解释“还钱”的真正含义,他应该要求陈璐提供证据证明,但在裁决书中,仲裁员想象了宋祖儿c没有提供证据的还钱解释,另外,陈璐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将人民币2,516,957.06元转让给章昊的合理性。“我为什么要借6美分?”

在上述裁决中多次提到了“先刑后民”的法律原则。王晓亮称,2019年11月15日,本案被告陈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刑事拘留。根据“以人为本”的法律原则和相关规定,北京仲裁委员会应当中止仲裁。

史静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浩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表示,鉴于目前的情况,公安机关已经立案调查,当事人可以先向法院申请拒绝执行仲裁裁决。不执行仲裁裁决是人民法院监督仲裁的另一种方式。申请人请求法院强制执行裁决时,被申请人可以提供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核实,裁定不予执行。这些情况包括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的;适用的法律确实是错误的;仲裁员在仲裁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行为。

此外,他说,如果人民法院发现执行裁决违背公共利益,它可以决定不执行裁决。公安机关发现仲裁员收受贿赂、枉法裁判,涉嫌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将对涉案人员进行调查。此时,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或者向仲裁委员会申请自行撤销仲裁裁决。

7月初,吴鹏等人接到北京市朝阳区经济调查处的电话,要求他们冻结涉案房屋,以利群众。吴鹏的裁决也被推迟到8月底。4月27日,封学伟向北京市第四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6月27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其撤销仲裁的请求。章昊仍在等待法庭的最终结果。

(文章来源:中国商业新闻)

p0q0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