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社区
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明星们经常生活在商品翻滚的背后:一些品牌不介意为什么他们不能对抗净红色

东方财富网 2020-07-22 23:00:27

“在2020年,如果你不看直播或做直播,它将是白色的。”这是吴晓波在直播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后说的话。

2019年可以说是“商品直播”的第一年,这种形式的网上购物已经进入了公众的视野。2020年,COVID-19突然爆发的肺炎疫情影响了线下消费,直播将商品带入了主流。参与直播的不仅仅是专业主持人。

自2020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明星带着商品加入了直播团队。李翔、吴亦凡、关小彤、王涵、丹妮、王卓琳、刘涛、陈赫、叶依倩、小沈阳等。现在,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试水,让商品活起来。根据“小葫芦”大数据平台的统计,大约有50位明星已经开始或即将开始播音。刘涛、叶一茜、陈赫、达尼等。甚至打算把商品现场直播作为副业,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进行一两个月的现场直播。

图片来源:小葫芦大数据平台 Image source:小葫芦大数据平台

就销售而言,一些明星赚了很多钱,而其他人则遭受“翻车”和“打脸”。

刘涛淘宝网的首秀用商品赢得了1.48亿的总成交金额;王涵以1.56亿的价格在淘宝上首次亮相;然而,在叶一茜为一个茶具品牌带来商品后,由于销售额低而引起争议,直播公司退还了全部合作费;在吴晓波的直播室里,只卖了15罐奶粉,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打脸300次”。

为什么明星商品的销量如此不同?作为品牌所有者,他们更喜欢选择专业主播或明星主播为他们带来商品。

内部人士:明星应该根据自己的粉丝群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

面对“一家乳品公司在吴晓波现场直播中仅售出15罐奶粉”的现实,吴晓波反映:“业绩惨淡,信任度令人失望。”当然,有必要重新反思,否则学费将白白付出。”

根据吴晓波的自我报告,他为现场直播努力工作。为了制作“开始”的音调,吴晓波八九零公司投资数百万元建造了一个现场直播空间。在流量资源方面,淘宝网非常重视此次首播,对流量给予了最大的支持。新浪微博已经成为联合制作人,曝光数千万次。八九岭公司还在包括上海和杭州在内的七个城市的机场、高铁站和办公楼张贴广告。

根据吴晓波的说法,他翻身有两个原因:一是我的表现,二是产品选择的逻辑。“我叫每个人‘同学’。事实上,他们是‘婴儿’。”

吴晓波在微博发表了题为《十五罐》的反省文章吴晓波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十五罐”的自省文章

在产品的选择上,有人提醒吴晓波要支付100多元,尤其是已经在其他直播室验证过的产品。然而,他坚持自己选择产品的逻辑。在最终直播的26个品牌中,有6个产品的直播价格超过了2000元。

显然,顾客价格高的产品决策时间更长,退货风险更高。

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梁认为直播“翻案”的原因可能是他的粉丝不习惯在直播室购买产品。“金融作家吴晓波对许多普通消费者来说并不熟悉。作为一名金融作家,他的粉丝非常冷静,他甚至可能没有心情和时间来观看这些直播软件。也就是说,吴晓波的读者可能对现场直播的形式不感兴趣,所以粉丝不会很粘。此外,他也不是一个高价值的年轻网红,也没有很大的新闻舆论效应。”

正如吴晓波的粉丝们在微博上评论的那样:“我会买机票去听吴老师的年终秀,但我不会通过直播来买东西。”

梅浩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锚带来什么样的货物,也有合适的和不合适的。有些东西卖不好,你也不能完全怪主播。毕竟,不同的主持人面对不同的观众。”

梁进一步分析,明星应该根据自己的粉丝群体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例如,20多岁的明星粉丝大多是青少年。如果你让他现场直播家用电器就不一定好。因为青少年学生人口,它不是家用电器的主要消费者。”

“不能简单地说一个明星的现场直播一定不如一个全职主播。这与主播本身的受欢迎程度、粉丝的数量和售出的产品有关。然而,如果一个明星仅仅依靠自己的流量进行直播,就很难保持长期的承载能力。如果他不严格选择产品,他就没有严格控制商品的种类和质量,没有做好前期工作,没有给予足够的折扣,没有使用一定的现场讲话,效果不一定好。”梁认为。

品牌方面:放在明星直播室不一定要看销量,还要看曝光率

“明星直播确实受到了很多批评,但不可否认的是,曝光就足够了,这取决于品牌的想法。就连展期也应该被引用。我们还是想这样翻身。或许会有更多人听说我们的品牌。”梅浩,重庆小米的品牌领导者,已经在叶一茜的直播室呆了好几次,告诉记者。

遗憾的是,这种重庆面条没有在叶一茜的直播室里翻滚。这款产品的单价约为40英镑,每次在叶一茜的直播室播出,都能卖出数千张票。在梅浩看来,这已经取得了令人满意的交付效果。虽然梅浩没有向记者透露具体的销售数据,但他承认叶一茜现场直播的投入产出比是好的。

梅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选择《叶一茜客厅》并不仅仅是因为她作为明星的人气,而是因为“她是重庆的儿媳妇,他和她丈夫都喜欢吃重庆面。”换句话说,锚的音调与产品高度兼容。

叶一茜正在直播叶一茜正在直播

明星直播室高昂的场地费也是许多品牌无法回归原创的原因之一。“现场直播室播放的产品种类不同,场地费也不同,而且场地费也不贵。”虽然他的产品在明星直播室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但纵观整个直播行业,梅浩认为:“很多时候,直播室的投放不是靠销量,而是靠曝光度。持续曝光是品牌的塑造,这是无形的。传统媒体看不到数字转换率,但品牌曝光总是正确的。有多少人观看直播非常直观。”

美豪的品牌更关注曝光率。目前,这种重庆面条已经被放入不同类型的直播室。从“淘宝兄弟”李佳琪到明星主播叶一茜和丹妮,再到不知名的小主播。“直播现在是主流,而且一直都是正确的。”他说。

从事母婴产品品牌策划的罗贝(化名)告诉记者:“至于找什么类型的主播,明星凭借自己的流量仍然是专职的业余主播。我认为这仍然取决于预算和品牌想要什么。销售额仍处于敞口状态。”

罗贝的客户在叶一茜的直播室只有一个母婴产品的订单,还没有付款。显然,这是一个“翻转”的情况。

然而,罗贝并没有像“翻案”的茶具品牌那样要求退款。她说:“这与产品的单价有很大关系。例如,如果单价很低,几十件肯定会卖很多。消费者不可能决定购买单价约为3000英镑的母婴产品。此外,我们是一个只有英文名字的英国品牌。叶一茜可能担心他看不懂英语,而且他也没有一直读品牌名称。”

“大多数时候,当明星们生活并带来商品时,品牌知道这就是它的方式。有时候,当每个人都在做现场直播时,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一种心理。我知道我可能无法带来销售,但这是一种解释或尝试。”罗贝直言不讳地说道。

“我认为现场交付效果是一个意见问题。现在所有品牌都在做现场直播,但目的不同。至于要找什么样的主播,是拥有自己流量的明星还是业余的全职主播,我认为这仍然取决于预算、品牌想要什么、销量或曝光率。现在普通明星不会承诺销售。”

食品零售从业人员王店(音译)告诉记者:“我们公司基本上都找大学生做兼职直播,平均日薪几百块。直播时间长达8小时,销量不错,投资回报率(转换率)也不会太差。”

在王店看来,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小品牌来说,能卖出商品的锚就是一个好锚。“明星直播室的坑费和佣金都比较高。我们公司目前不考虑,所以大部分的网上销售将交给低佣金的业余主播。我们更关心销售。在线直播只是为了拓宽线下销售渠道。至于广告,还有其他计划。”

(文章来源:闫新闻)

p0q0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