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社区
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木屋烧烤2019年度奖金被控延迟缴纳社保,以查看公司的评估?

东方财富网 2020-07-22 23:03:08

近日,拟离职的北京牧屋烧烤店经理郭超(化名)向《证券报》记者抱怨说,他打算离职,但公司以此为由拒绝支付2019年奖金,而且公司也没有向部分一线员工支付社保。

郭超说:“很多小合伙人根本不懂法律,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奖金不能及时支付吗?

根据天空调查数据,木屋烧烤属于深圳郑钧餐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中式烧烤为主题的餐饮企业。其总部位于深圳市南山区,法定代表人为隋。截止2014年9月28日,第一轮融资1亿元人民币完成,投资方为天图投资。到目前为止,全国有150多家直营店和5000多名员工。

根据NCBD发布的《2019年中国烧烤市场大数据分析报告》,2018年烧烤市场占国内餐饮市场总量的4%,市场规模为1697亿元,2019年超过1900亿元,同比增长13.4%。

与其他食品和饮料形式相比,烧烤行业具有门槛低、易于复制的特点,这使其更易于均质化。然而,在NCBD 2019年11月发布的“2019年中国最受欢迎的15大烧烤品牌”名单中,木屋烧烤排名第一。当时,中国有130多家直营店,目标是“100个城市,上千家店”。

据媒体报道,年初疫情期间,在除房租、人员等固定费用外,所有餐点和外卖都停止的极端情况下,木屋烧烤每月损失约5000万元,现金流可持续5个月。当木屋烧烤的收入最低时,营业额是正常情况的10%以上,而北京良乡一家店的营业额在最差的日子里也只有1000元。

然而,到2020年3月中旬,同店的木屋烧烤已经恢复到去年的68%。

“我们的目标是在3月28日之前恢复到原来的101%,这意味着要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实现正增长。而在这两天内,招商银行将有2亿元的信贷给我们。”隋·曾经对媒体说:“外带平台在这一时期确实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外卖也关了,我们就没有收入了。”

据资料显示,在疫情爆发前,外卖业务仅占木屋烧烤营业额的5%,但现在木屋烧烤的外卖业务增长了10倍,占总收入的50%以上。

2015年12月,郭超加入木屋烧烤,在武胜路、阜成路和方庄店工作。“2017年10月,我接管了当时处于亏损状态的杨桥店,盈利后又接管了万寿路店。我们的团队在北京分公司名列前六。”一位在杨桥店工作的员工也告诉记者:“我当时确实有成绩。”

郭超表示:“在2019年的年会之后,我们更换了北京分公司的领导层。我们队近4万元的奖金没有发放。当时没有流行病,但尚未发布。”

既然声称有2亿元的银行信贷,营业额又恢复到去年的水平,为什么不能及时支付4万元的奖金呢?

高管们承认,“确实存在一种倒退的情况”

郭超告诉记者:“2020年6月1日,我提出辞职,要求木屋烧烤支付2019年正式文件规定的奖金、工作时间加班工资、节假日三次工资、社保补偿金和社保金。”

作为一名老员工,郭超认为,如果公司真的陷入困境,拿不到钱,他可以理解,“事实上,2020年1月至3月,木屋烧烤第一线的所有店铺都会亏损。所有其他时期都是盈利的,今年5月,它们已经恢复到了去年的水平。而且还有5到6家新店开张,将在全国各地开张。”

对此,记者采访了该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王,他说:“确实存在推后的情况,因为疫情对我们影响很大。此外,在公司的评估中,他们(郭超团队)排在后面。”

记者很困惑,当他被排在后面时,他得到了奖金?王回答说:“我们在后面也给奖金。”

然而,郭超不同意奖金是在2019年发放的说法。2019年,我们超额完成了任务。如果我们的表现不好,我们怎么能进入北京分公司的前六名?他们只是不想发送。

“我已经与区域经理、华北运营部总经理、北京分公司执行董事以及法人进行了交谈。几位领导还口头承诺,2019年度奖金肯定会发放,并承认许多员工没有缴纳社保,但他们不会主动承担企业义务。他们同意我用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郭超说:“我后来和公司谈过了。”我能在2019年离开公司前发放奖金吗?这位公司领导的意思是,除非你停止捍卫自己的权利,辞职并签署协议,否则你可以拿着2019年的奖金走人。”

对此,王说:“餐饮业比较特殊。他们中的一些人从事不同的职位和时间,而其他人是灵活的就业机制。公司内部有4到5种不同的雇佣机制。弹性雇佣制、计件工作制和短期雇佣制(没有社会保障),一些商店经理也有社会保障,而另一些没有,这与公司的评价如工作年限有关。具体来说,你必须联系信息部。通常,我们不会明确询问哪些人有社会保障,哪些人没有。”

记者联系了木屋烧烤华北区人力资源部经理廖女士,她说:“我有权对此事保密,所以不能告诉你。”木屋烧烤华北区总监王朝刚表示:“(员工社会保障)还没有完全到位,但没有新的工作。”

另一名在木屋里烧烤的员工告诉记者,他是在2018年底加入公司的。“也许我后来加入了公司,所以我有社会保障。但是不清楚几年前谁加入了这家公司。在宣布将于7月底发放2019年奖金之前,该公司召开了一次会议。”

7月13日,郭超提起的劳动仲裁已经提起,但他不情愿地表示:“律师说,维权周期很长,可能不会有结果。我们先来看看。”

对此,北京中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明告诉记者:“根据中国法律,除兼职等个别情况外,如果双方有劳动关系,企业应按法定比例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少付、少付、少付以及所谓的社会保障津贴都是非法的。”

(文章来源:西红市)

p0q0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