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社区
首页 > 文化 > 历史 > 正文

努尔哈赤遗甲起兵为清朝奠基,他的成功是偶然还是必然?

趣历史 2020-07-30 09:31:16

  你真的了解清太祖努尔哈赤吗?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努尔哈赤在起兵前,他组建了一支小小的部队,装备这支部队的武器,就是他祖上流传下来的铠甲,即人人熟知的十三副铠甲。

  太祖欲报祖父之仇,止有遗甲十三副。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

  上思复祖、父仇,以显祖遗甲十三副谋伐尼堪外兰。

  ——《满洲实录》

image.png

  总之一句话,努尔哈赤武装队伍的第一批装备(十三副铠甲)是祖父、父亲的遗产,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史学大师阎崇年的《努尔哈赤传》和藤绍箴的《努尔哈赤评传》书中,他们也首肯了这种说法。

  然而,对于我这种死磕历史真相的人来说:这真的是历史吗?事实,并非如此。根据佟明宽、李德进的《满洲佟氏史略》第二十八页记载:

  “努尔哈赤在起兵前,因为无兵无甲,他只能求救于自己的妻子,也就是那个辽东巨富佟佳氏家族。面对努尔哈赤的请求,佟氏家族在慎重考虑、多次商量后,他们同意了努尔哈赤的请求,拿出了自家典当铺内的十三副半铠甲,并附赠了无数金银,这才让努尔哈赤得以兴兵举事。”

  除了这本《满洲佟氏史略》外,在于欣文编写的《努尔哈赤岳父画中现真容》一文中,也对这“十三副半铠甲”的由来,做了详细的说明:

  “当时的佟佳氏家族是名门望族,有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努尔哈赤起兵反明,其岳父佟登拿出自家当铺中十三副半铠甲和巨额钱款进行支持,而当时在明朝内为官的佟佳氏的族人和军队全部投靠努尔哈赤。有了强大的军械、财力支持后,明朝和后金军事力量的对比出现了改变,进而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向。”

  上述资料都说明,在努尔哈赤起兵时,用来装备自己的铠甲数量,是“十三副半”,而不是清朝人记载的“十三副”。这些铠甲的来历,也不是努尔哈赤家族的遗产,而是他岳父家族赞助的,是佟家当铺里的铠甲。

  没有佟佳氏,单凭那点祖业,努尔哈赤难成大事。

  依靠妻家的鼎力相助,努尔哈赤组建了一支“兵不满百,甲仅十三副”的武装部队。虽然这是一支小小的部队,但不管怎么样,努尔哈赤终于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

  然而,就这点人马,努尔哈赤也就去打打猎,劫一个老财主都够呛,更别说去打败那个财大势大、经营多年的女真酋长尼堪外兰了。

  所以,努尔哈赤需要时间,他要召集兄弟伙伴,积攒实力,然后才能去揍尼堪外兰。

  殊不知,努尔哈赤还没开始寻找合伙人呢,他需要的那些同伙,就主动送上门了。更让努尔哈赤始料不及的是,把这些伙伴送到自己跟前的人,居然就是那个死对头尼堪外兰!

  原来,自从立了大功、被明朝封为“建州下一代皇帝”后,尼堪外兰腰也肥了、胆也大了,他也悟出了一个处世的最好准则:积极拥护大明王朝。

  就这样,在未来的岁月里,尼堪外兰唯明朝马首是瞻、誓死效忠,他要往东,还是往西,全是明朝说了算。

  这还不算,为了巩固现有的地位,继续“建功立业”,尼堪外兰跟现在很多职场员工一样,他也使用了那个“能招老板待见”的绝招——打小报告。

image.png

  简单来说,女真部落中哪个人对明朝不满,这位仁兄就悄悄地记下来,然后把这些事情告诉明朝。结果,尼堪外兰告发有功,受赏;被告发之人有罪,挨揍。

  当然,凡事有利,也有弊。天天打小报告的员工请注意,虽然这个绝招能够得到老板的赏识,短时间内就能见效;同样地,这个绝招也会招来其他同事的怨恨,且永远不会消退。

  这不,尼堪外兰打了几次小报告后,女真的部落首领们就不干了,几乎每一个酋长,都表达了对尼堪外兰的不满。其中,哲陈部萨尔浒城酋长卦喇,更是恨透了这个小人。

  萨尔浒城寨主卦喇,为人老实憨厚,行事低调,很少与人结怨。结果,因为卦喇不听自己调遣,尼堪外兰怀恨在心,他上书明朝官员,诬告卦喇要造反。

  看见这“造反”二字,明朝官员脸都吓青了,他们立刻逮捕了卦喇,送到抚顺审讯。

  由于史料匮乏,明朝官员到底是怎么审讯的,不得而知。《满洲实录》也没有详细记录,只是草率地写了三个字:责治之。

  看来,卦喇不仅被骂了一遍,还挨了不少板子......

  卦喇交代了自己的问题、无罪释放后,他就记住尼堪外兰这个搬弄是非的小人了。卦喇发誓要报仇雪恨,让这个人血债血偿。

  说到做到,卦喇养好伤后,立刻让自己的弟弟诺米纳出面,联系了沾河寨主常书、嘉木湖寨主噶哈善,他们一起拜了努尔哈赤的码头。

  当然了,也不能白白帮忙,这些人提出了一个条件——削死尼堪外兰!

  对于这个条件,努尔哈赤欣然接受,他对大家说道:“既然咱们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削死尼堪外兰,那么大家就不是上下级的关系,称兄道弟就行。”

  于是,这哥五个杀了一头牛,举行了一个祭天的仪式,来了一场多人版的“桃园五结义”。仪式结束后,大家约定共同起兵,一起去讨伐尼堪外兰。

  可惜的是,海誓山盟的誓言,也会遭到背叛;字迹未干的盟书,也会变成废纸。

  果不其然,在出兵那天,努尔哈赤就遭遇了一场背叛,还是一场“祸起萧墙”的背叛。

  背叛努尔哈赤的人,是努尔哈赤的一个叔叔——龙敦。

  龙敦是努尔哈赤三祖索长阿的四子,这个人在历史上没什么本事,却嫉妒成性,还胆小怕事。

  龙敦觉得吧,觉昌安和塔克世死后,努尔哈赤不仅得到了马匹和敕书,又得到了朝廷的官职,这些本身就不合理,而且,现在努尔哈赤要去干什么?他要去讨伐尼堪外兰,去消灭明朝扶持的下一任女真国王。这要是遭到明朝的报复,努尔哈赤就会像当年的董山一样,给建州三卫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因此,不管是眼红的心态在作祟,还是畏惧的心理在驱使,龙敦都要不惜一切,破坏努尔哈赤的这个联盟,让他讨伐不了尼堪外兰。

  为了破坏这个联盟,龙敦策反了诺米纳,让这个人认清形势、弃努归尼。

  今大明尚欲助尼康外郎筑城于甲板,令为满洲主。况哈达万汗又助之,尔何故顺淑勒贝勒耶?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一》

  龙敦的这番话,导致的结果是:诺米纳背约不来。至此,努尔哈赤精心修缮的同盟堡垒,被敌人从内部攻破了。更可气的是,除了背信弃义、不按时出兵外,诺米纳还给努尔哈赤出了一道难题,他说:“你们打尼堪外兰,可以,但是不能打东佳和巴尔达这两座城池。因为这两个城池的主人是我的仇敌,我要自己去解决,不允许你们用兵。”

  这里的问题是,如果努尔哈赤要去攻打尼堪外兰,他就必须要从这两个地方经过,否则绝不可行。然而,诺米纳却彻底封锁了这两地,死活不让努尔哈赤通过。

  诺米纳的意图非常明确,他就是要阻挠努尔哈赤,不让他去攻打尼堪外兰。面对这道难题,努尔哈赤的愤怒之情,可想而知。面对这道难题,另外的三个同盟者卦喇、常书、噶哈善,他们也集体动摇了。最后,这哥仨也给努尔哈赤出了一道难题:若不先破诺米纳,吾等必附诺米纳矣!至此,努尔哈赤腹背受敌、被这四个人前后夹击。当然,如果他没有解决这个内忧外患的办法,他就不是努尔哈赤了。

  为了安抚这哥仨,努尔哈赤采用了最强的武器——联姻。努尔哈赤先把自己同母的妹妹嫁给了噶哈善,又跟卦喇、常书的儿女结成了政治联姻。有了联姻这道契书,彻底打消了噶哈善等人的顾忌,他们可以安心地跟努尔哈赤一起打天下了。“内忧”的问题解决了,该“外患”了。

  对于这个“外患”,也就是那个该死的诺米纳,努尔哈赤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对于诺米纳出的那道难题,努尔哈赤直接反驳道:“巴尔达不是你的仇人吗?你诺米纳不让我去打,那好,你自己去攻打。”

  诺米纳彻底吃瘪了。

  诺米纳哪里想去攻打巴尔达,他就是想阻挠努尔哈赤罢了。现在倒好,被努尔哈赤反将一军,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见诺米纳无言以对,努尔哈赤故意装出一副仗义凛然的样子,对诺米纳说道:“诺米纳大人,既然你不打,那就把铠甲、兵器借给我,我替你去打。等仗打完了,再还你这些武器便是(尔既不攻,可将盔甲、器械与我兵攻之)。”

  诺米纳这位憨实的酋长,竟然听信了努尔哈赤的建议,他命令手下将铠甲都脱下,连同攻城器械一起,全都交给了努尔哈赤。在这里,我不得不感慨一句:诺米纳不是脑子进水了,是根本没有脑子!努尔哈赤毫不客气地将铠甲器械收入囊中,随后下达了进攻命令。只不过,努尔哈赤攻击的目标,不是巴尔达城,而是诺米纳,以及诺米纳手下那帮身无片甲、手无寸铁的部下。

  努尔哈赤收获降兵数名,铠甲器械一堆,以及......诺米纳的头颅一枚。

  努尔哈赤兵不血刃地消灭了诺米纳,既铲除了内患,又扩充了自己的实力。如此精彩的一步棋,真是一石二鸟、一举两得。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只能五体投地地说一句:努尔哈赤,你太有才了!

  收编了诺米纳的军队,努尔哈赤也给了盟友一个交代,他终于团结了众人,去干共同的事情了。

  万历十三年(1585年)五月,努尔哈赤在祭天后,带领数百人,去攻打图伦城的尼堪外兰。这场战役的结果,连一向不惜墨的清代史官们都懒得写了,他们就写了一句话:尼堪外兰遁,上克图伦城而归。

  原来,建州各部落皆是尼堪外兰的仇敌,得知努尔哈赤去讨伐尼堪外兰后,这些人不仅拍手叫好,还主动让道,导致努尔哈赤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到了图伦城下。见敌军兵临城下,尼堪外兰自知无力抵抗,就带着自己的妻儿,连夜逃跑了。

  虽然努尔哈赤获得了胜利,但是他这次的军事行动,并没有杀掉那个杀父仇人。努尔哈赤一点也不着急:

  “这次没有抓到你,没事,以后再说。反正有的是时间,慢慢跟你耗!”

  在未来整整四年的时间里,不管是尼堪外兰,还是努尔哈赤,他们都没睡过一天安稳觉!他们俩就像当年李成梁追王杲时那样,尼堪外兰逃到哪里,努尔哈赤就追到哪里,即使尼堪外兰逃到了天涯海角,努尔哈赤也照去不误!当然了,在追杀尼堪外兰期间,努尔哈赤也没有忘记顺便收拾了一下其他女真各部。

  万历十四年(1586年)七月,努尔哈赤统一了苏克素护河、董鄂、哲陈三部后,他带着复仇的火焰,率军来到了尼堪外兰的驻地鹅尔浑城。在攻城期间,努尔哈赤惊讶地发现,有一队人马正在出城逃难,为首一人身穿青绵甲,戴一毡绒帽,正是“尼堪外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努尔哈赤二话不说,立刻打马追了上去。由于努尔哈赤的马快,其余的部将没有跟上来,努尔哈赤单枪匹马冲入敌阵,瞬间就被敌军包围了。

  在混战中,努尔哈赤全身中箭三十余处,其中一箭射穿其胸膛,箭镞从背后露出。即便如此,努尔哈赤依旧奋勇杀敌,他射死八个敌人,砍死一人,其余人作鸟兽散了。

  抓捕了这些人后,努尔哈赤却大失所望。原来,这个人不是尼堪外兰,只是长得像罢了。真正的尼堪外兰,早就跑到了明朝边关,寻求明朝保护去了。

  得知真相后,努尔哈赤大怒,他近乎疯狂地劈死了十九名俘虏,又提审了六名中箭的俘虏,将他们尚未拔下的箭镞更深地插入伤口,让他们带着箭去明营,传信索要尼堪外兰。

  “可将仇人尼堪外兰送来,不然我必征汝矣!”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

image.png

  其实,明朝不怕这种嚣张的人,更不惧努尔哈赤的挑衅,他们觉得吧,这个尼堪外兰既懦弱,又无能,白白扶持了半天,连一个仅有几百人的努尔哈赤也打不过,真是没用。

  如今的尼堪外兰,就是一条丧家之犬,留着也没用。所以,当努尔哈赤索要尼堪外兰时,明朝官员就决定,抛弃这个没用的山芋,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明朝官员回话道:“尼堪外兰既入我城,岂有送出之理?你可自来杀之。”对于这番话,努尔哈赤不信,他回复道:“汝言不可信,莫非诱我去耶?”明朝官员无奈地说道:“若不亲去,可少遣兵去,即将尼堪外兰与汝。”努尔哈赤命手下将领斋萨带四十人前往明营,索要尼堪外兰。当时,尼堪外兰

  正躲在一处高台上,看见努尔哈赤的士兵后,他就要逃跑,可明军早就把梯子撤走了,尼堪外兰无处躲藏,只能束手待毙。斋萨一刀下去,带着尼堪外兰的首级回去复命了。

  看见尼堪外兰的首级后,努尔哈赤仰天长叹了一声,自知大仇报了,或者是报了一半,便率军回建州去了。

  努尔哈赤退兵后,明朝官员又答应每年送给努尔哈赤银八百两、莽缎十五匹,作为其父、祖被误杀的赔偿金,努尔哈赤欣然接受。

  至此,明朝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相信,这场古勒山之战的余波,终于可以停止了。

  可惜的是,这只是明朝的一厢情愿。因为,努尔哈赤清楚地知道,他的仇人,到底是谁!

  如今,为了彻底报仇,努尔哈赤将驾驶着战车,继续纵横于白山黑水之间,将女真人统一在自己一家一姓之内。只有这样,努尔哈赤才有实力,去讨伐那个真正的仇人。

  然而,统一女真之路,远比努尔哈赤想象的还要艰苦无比。

p0q0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