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社区
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应届毕业生求职图解:有很多人从焦虑走向“骑驴找马”的理性心态

东方财富网 2020-11-17 00:50:15

受新冠肺炎肺炎等多种因素影响,2020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复杂。而2020届大学毕业生还没有从“就业最困难的季节”中恢复过来,2021届大学毕业生已经加入了求职大军。因此,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受到高度关注和重视。

根据今年9月底教育部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数据,2020年共有874万大学生毕业。截至9月1日,今年已有280多万毕业生就业于政策岗位,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0多万人。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云就业”成为教育部等相关部门做好毕业生就业工作的主要途径。其中,教育部及有关方面直接举办了40场专项网上招聘活动,提供各类岗位540多万个。

日前,由全球智库和领英中国联合发布的《大学校友观察:2020年中国大学毕业生职业发展研究与展望》指出,4月下旬和5月上旬,国内就业市场就业率已恢复到去年的水平,就业形势有所改善,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

10月28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业促进司司长张颖在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表示,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压力较前期有所减轻。9月份,接受调查的20-24岁及以上大学生失业率较上月下降2.4个百分点。

总的来说,大学毕业生的就业正在稳步推进。

论文将注意力转向个人后,在一次采访中发现,各种教育程度的大学毕业生在求职时都有一定程度的焦虑,但大多数毕业生在求职时往往是理性的,他们的职业选择、职位和薪酬期望更适合自己的情况。受专业、市场、个人规划等因素影响,部分大学新生选择毕业转行;为了缓解就业带来的心理压力,很多人以“骑驴找马”的心态,先选择工作,再选择职业。

“三百六十行,排队待售”

“三百六十行,出去卖。”今年,从河南省两所高校毕业的机械工程专业本科生arel在他的社交账号中谈到自己的求职经历时调侃道。

Arel告诉The Paper,受疫情影响,毕业前只回学校一周,期间有线下招聘会,但到场企业不多。“可能是疫情的原因,我们学校也只是普通本科。”她说。

毕业后裹着求职潮,arel开启了网上简历模式,去南京面试,去杭州找机会。但是考虑到消费高,在这些城市朋友少,最后还是回到河南,把求职锁定在郑州。

“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多用人单位招聘信息的薪资甚至岗位都与实际情况不符,到处都是招聘文员的销售。”阿瑞尔还说,她采访过的大多数私营公司都没有给新员工社会保障,没有支付加班费,甚至没有签订劳动合同。

最后,今年7月,arel选择了在一家教育培训公司工作。她说因为一个机械专业的女生找专业对口的工作不容易,所以毕业前想清楚了自己会转行,大学室友除了上岸考研的,其他都不是打算继续考研就是转行当老师。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应届毕业生和专科生都向《The Paper》提到,在今年的求职过程中,他们发现销售类的工作很多,所以有必要碰碰运气,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机会。天津某二本院校毕业生自嘲。“普通毕业生只能做销售吗?”

在社交平台上,很多自称是2020届新生的网友近日举报“所有联系我的都是做销售、做主播、做商品的;应届毕业生找工作,好像除了销售就是销售,然后就是销售性质的客服。销售是2020年‘双非’应届毕业生的唯一出路吗?”

事实上,这可能反映了今年人才需求的一个新特点。《高校校友观察:2020年中国高校毕业生职业发展研究与展望》提到,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趋势下,市场对部分工作岗位的需求有所增加,但由于疫情中的社会隔离政策,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网购需求增加,社会电商发展迅速。

不久前,教育部大学生司副司长吴爱华在接受中国教育电视台采访时提到,今年旅游专业毕业生就业受到很大影响。谈到短期解决方案,他说旅游专业的学生形象气质口才都不错,可以多做直播带货。“阿里巴巴和我们提出了迫切的需求,他们的销售大楼现在需要带货的人住。”吴爱华补充道。

上述研究报告还指出,网络学习模式的广泛应用和社会相对稳定的需求使得教育和法律职业在疫情期间受疫情影响较小,就业能力在疫情期间几乎没有变化。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毕业生,包括身边的学生,选择当老师或者去教育培训机构就业。

被打乱的计划和新的选择

在接受《The Paper》采访时发现,“双一流”大学的毕业生,尤其是研究生,整体求职情况比普通大学的毕业生好。然而,疫情也打乱了许多硕士和博士毕业生的计划,影响了他们的选择。

孙骁骁毕业于广东一所“双一流”大学,原本打算今年本科毕业后出国留学。春天,她得到了一所欧洲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由于国外疫情严重,她的家人不想让她出国。

“那段时间我很纠结。一方面,我不愿意放弃得到它的机会。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在疫情下无法适应异国的生活。”孙骁骁说她最终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后来,我听说一些收到外国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学生可以在外国大学的中国分校或与中国有合作交流项目的大学学习,但这与我预期的出国学习相差太大。”孙骁骁说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中断研究生学业后,她开始找工作。“经过一番波折,我终于在9月份申请到了一家我比较满意的文化传播公司。工作有点忙,压力有点大,但更充实。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她说。

有些人被动地失去了出国深造的机会。

侯涛刚今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本打算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几年博士后,然后回国就业。但由于疫情、学校背景等因素,他未能申请到留学签证。

4月,他临时决定在中国找工作。

“我一开始也考虑过要不要去企业,后来自己拒绝了。我还是比较喜欢高校的环境,可以做自己喜欢的研究。”侯涛刚说,对比了手里的几个机会,最后选择了加入北京交通大学。

对于侯涛刚来说,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授告诉本报,这并不罕见。“今年要送一个博士生去麻省理工联合培养,但是因为签证没下来,学生都是北航毕业的。”教授说他的博士生后来选择在北京化工大学任教。

同时,教授也指出,由于大环境和大家心态的变化,很多人不再盲目追求出国,而是选择在国内发展。

事实上,在疫情爆发前,留学生群体已经倾向于回国就业,人才回流趋势非常明显。《高校校友观察:2020年中国高校毕业生职业发展研究与展望》指出,基于国内十所重点“双一流”高校数据的研究显示,2014年至2018年,这十所高校毕业生首次在国内就业的比例逐年上升,2018年增长尤为明显,从73.5%上升至83.0%。

上述报告建议,要从国家政策层面抓住疫情下中国经济发展和海外人才“回流”的机遇,通过建立长期的人才引进机制,吸引更多的海外华人人才回国就业创业。

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到平衡

和往年一样,对于大多数大学毕业生来说,真正难的不是找工作机会本身,而是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Arel对目前的工作不满意,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在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张明月,四川大学本科毕业生,经过几个月的选择和等待,将在不久的将来加入一所事业单位。她的大部分同学都是今年七八月份开始工作的。她说,他们中的一些人带着先有工作的态度上岗,但他们仍然在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

不仅仅是2020届毕业生在通过缩小维度来找工作。致力于秋季招聘的2021届毕业生一方面拓宽了求职思路,另一方面降低了对工作和薪酬的期望。

今年9月,清华大学2021级硕士研究生李明计划在大型国企和央企找一份文职工作。然而,最近他的想法发生了变化,他在找工作时考虑到了老师的职位。

李明说,在他身边的同学中,有人报过,比例大概是十个人中两个优秀的。他本人目前没有报价,所以很着急。

10月下旬,李明还参加了深圳一所中学的求职面试,目标是成为一名中学政治教师。他承认自己曾经认为“当老师没用”,但现在认为当老师是个不错的选择——稳定的工作,假期,一年30万的可观工资。

一开始他打算留在北京或者回老家工作,但现在觉得去深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西北某“双一流”大学能源与动力专业硕士研究生杨红认为,大量企业秋季招聘的延迟加剧了应届毕业生的焦虑;传统工科学生就业范围窄,女生在就业过程中更容易被拒绝。硕士毕业生就业范围小于本科生。

然而,作为一名2021年的硕士毕业生,杨红和她的同学们手中已经有了录取通知书。“提供的水平和待遇都很一般,只能算是一种保障,所以还有一大批学生等着看。”杨红说。

杨红发现,与前几年相比,今年计划考选调生、教师和辅导员的人更多。据她分析,原因是从企业获得更高待遇的就业选择较少,原本被认为工资较低的公务员和国企成为毕业生就业的更好选择。

“我现在给自己定的求职标准是年薪不低于12万。”杨红说,这是她本科毕业时能达到的工资标准。她理想的工资水平是税前一年20万左右。

然而,教育部大学生司副司长吴爱华在接受中国教育电视台采访时指出,今年约80%岗位的工资与去年持平或略有下降,月薪1万元以上的岗位比例相对较小,相当一部分岗位需要毕业生理性认可和对待。

在谈到2021年毕业生就业时,吴爱华说,总的来说,形势仍然严峻。要做好就业工作,就要更好地梳理大学生新的就业空间,包括行业和企业的新空间。

他认为,在经济转型过程中,相当一部分行业非常活跃,如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而且这些领域的人才价格非常高,所以就业部门应该投入更多的精力来扩大新的雇主。

此外,他认为,一些地区整体就业形势紧张,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地区人才需求旺盛,尤其是经济活跃地区。再者,还有相当多的新技能领域没有足够的人才,比如无人机驾驶员、家政等,都是新的技能空间。他表示,就业部门需要拓展更多新空间,积极提供就业服务,让毕业生尽快找到工作,顺利毕业。

(阿瑞尔、孙伟、张明月、李明和杨红是假名)

(文章来源:报纸)

p0q0

J